久久草莓免费线看线看久

0102_a2072

Home  >>  未分类  >>  0102_a2072

19

2月

0102_a2072

Comments off  未分类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门敲了两下,我站了起来,急忙去开门,门被推开了。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因为薛羽眉提到狱警干这些事,让我无可想象,说女犯人杀人我还比较能接受,但是说狱警特别是说到章冉那么个其貌不扬的小姑娘那么狠心毒辣,真是让我惊悚。

   进来的是医生。

   老实说,这里的医生从没有看不起犯人,他们很敬业,不论什么身份,进来的都是病人。

   检查了一下后,医生说:“让她好好休息,不要打扰了。”

   “好的医生。”

   他走了。

   我坐了回来,对薛羽眉说:“要不我们暂停一下,现在这样子,挺难受的吧。”

   薛羽眉急忙拉住我的手,紧张的说:“我怕等到明天,就没机会了,要是走了,回去了,我能找谁帮我?”

   “帮?”我靠近她,握住她的手,“那继续说,然后告诉我,我怎么帮。其实吧,说帮也是帮我自己,这个骆宜嘉和章冉那么狠毒,不除去是不行的了。唉,不过刚才提到的那个很聪明的女人,开假银行那个,真是厉害。”

   俏丽的粉嫩女孩早起时

   “不聪明,愚蠢透顶,用自己的一辈子换取那么一点点钱,蠢货才干。”

   “问题是那些人怎么那么傻,把钱存进去假银行里的啊?”

   “贪,贪图假银行的定期回报率高。监狱里的犯人,大部分也都是因为贪。”

   “呵呵。好吧继续说那个事吧。”

   薛羽眉示意我关好门。

   我去把门锁上了。

   “现在继续说吧。”我说。

   薛羽眉想了一下,说:“从那部手机继续说。我发现了后,我就让人帮忙打听,我和骆宜嘉她们之间的人,都是相互利用。”

   “间谍是吧?”我说。这么个小小的两个帮派,还要搞得那么复杂,人的心啊,果然是比暗藏的海底还不可测量和凶险。

   薛羽眉继续说:“那部手机,是骆宜嘉教章冉,让章冉去和监狱门口小卖部专门送东西的那个小哥放在食品袋里送进来的。”

   “不是吧,那平时我们进来都是要检查的,他进来怎么能不检查?”我提出疑点。

   “他一天送那么多次东西进来,谁查?外面小卖部和里面的监狱超市都是一起的,送惯了后谁怀疑他?就算检查,也不过是随意检查一下,比如现在,如果真的想要带进来一样东西,还能难得到么?我们犯人当然不行,可对于们,那不过是很简单的事。”

   “这倒也是。然后呢?”

   “知道我们在这里关了那么多年,需要什么东西,谁都想出去,想要男人,没有男人怎么办?那些有男朋友的有老公的,如果男朋友和老公还对她们不离不弃感情还好,就会约定多久见一次面,花钱也要见,见面就能解决那事。而我,骆宜嘉这样的人,没男朋友,没老公,只能自己解决,但这也不行。骆宜嘉就想着用手机软件,ps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头像,加附近的男的,只要是男的,她就加,聊上了,先说自己是什么有钱的女孩子家,聊一段时间后,看看男的上钩了,就骗着说自己是什么被冤枉关进里面来。男的追女的都难,女的追男的就容易了,一些男的很容易上钩。就和她谈情说爱,最后愿意到监狱看看她,用着男朋友的名义,混在一起。”

   我佩服之极:“果然是厉害,我那天从外面回来,在小卖部那里看到一个戴着金链子的男的,叼着烟,一脸邪气,用手机软件和一个头像很像骆宜嘉的女人聊,我那时就想,是不是骆宜嘉啊。妈的,如果早说我知道的话,我就该抢了他手机,然后交给侦察科的人。”

   骆宜嘉一听这话,紧张道:“千万那不要交给监狱的人。交给侦察科有用吗?监狱里那些人,只想安守太平,监狱出事也要压着,交给他们,那还不如不交。万一她们之中还有些和章冉一样的,或者是和章冉一起的,那只会害死自己。”

   “说的是。”我想,只能交给雷处长吧。

   我又问:“话说回来,骆宜嘉那么干,毒品和这个手机的事情,她那么做就不怕吗?”

   薛羽眉叹了一声气,苦笑了一下说:“欲望可以摧毁理智,我以前在外面,追我的男人那么多,我又有正眼看过哪个人?”

   说完后她看看我,又说:“对不起,我没有想,贬损的意思。”

   我说:“没关系,说的是事实,要是在外边,我这种摆地摊烂大街货色,别说正眼,就是斜眼都不会看我。”

   薛羽眉只是笑了一下,我说:“说吧,继续说。”

   “可是手机的事不算得什么大事,最大的罪就是她让章冉带毒进监狱,而且我听到她还贩卖的消息。我当时就想搜刮她犯罪的证据,如果拿到证据,我一定把她除掉,因为我知道她也一直要除掉我。可我和她不同,我没她那么蠢,她除掉我的方式是要找人直接除去我,我除掉她的方式是靠正当手段用法律的方式。如果她成功的除掉我,她很难洗得清自己,吕蕾杀了我,她多多少少会牵连,也是加判多久的问题。而我除掉她,我不会有事。可是我没想到骆宜嘉那么丧心病狂,因为我们两一直不和一直吵,早就分开了监室,她怕我把她让章冉带货进监狱给她用的事情报上去,恶从胆边生,让吕蕾直接就在操场们的眼皮底下杀我。骆宜嘉权衡利弊之下,觉得如果那样杀了我,多判几年也比我把她们事情报上去她们几个都会被整死的好。毒品,可是死罪。”

   我惊呆,骆宜嘉这个人到底有多强悍:“想不到她胆子那么大,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干这些事啊。”

   薛羽眉说:“在操场上她指使吕蕾对我行刺,幸好及时出手制止了她,救了我。可我没想到的是,监狱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也不问清楚,就说我和骆宜嘉是b监区的两个帮派魔头,把闹事的我们几个关禁闭。我不敢对管我们的监狱的人有什么怨言,可我早知道监狱会这么处理,早让我们失望透了。监狱向来是大事压小,小事化无,喜事加价上报,坏事不传。死了人,无所谓,伤了人,更无所谓。我们犯人之间的矛盾,她们更无所谓,就算我被杀死了,她们还是无所谓,因为我们是恶人罪人,我们不值得同情,她们只会想着她们的政绩,想着如何能尽量多的从我们身上榨取好处。”

   我惭愧的说:“薛羽眉,唉,怎么说呢,这种事我也很无语,但我这么说吧,我不会做这些事的,放心。”

   “她们都做,不做,那一定惹来灾难,帮帮我这次,然后赶紧离开吧,好吗?”她看着我,期盼的看着我,担心的看着我。

   我摸了摸她的光滑脸庞说:“别那么担心,先把骆宜嘉解决了再说。继续说。”

   我继续离她的脸近一点。

   薛羽眉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这给她带来安感。

   “关进了禁闭室后,来找了我,我那时候就劝离开,因为我知道她们将会对付。制止了她要杀我,还打了她,以骆宜嘉的个性,有仇必报,她迟早会对下手。我也担心,她也会对我下手,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个章冉和她是一起的。我想和说,可是说了又觉得没什么用,我又怕又恐惧。后来我偷偷的藏了一段铁链,我想,如果她要和我拼命,我就是死了也要拉着她陪葬。可她先对下手了。”

   我说:“对,让吕蕾自杀栽赃我,死前还咬破手指写上我的名字,真他娘的,怎么那么狠毒。关键是那个吕蕾怎么那么听话,舍得去死。我一直在想这个事,包括s法厅的人也在查,吕蕾为什么要栽赃我,如果说她真的是被骆宜嘉诱逼,骆宜嘉用什么招式让她那么听话,说死就死。”

   “也知道是骆宜嘉的阴谋是吧。”

   “第一时间我就猜是骆宜嘉,不过我不知道她到底用什么办法让吕蕾心甘情愿自杀,如果真是骆宜嘉诱逼,那她和吕蕾是两个禁闭室,她们怎么互相沟通的?”

   “章冉。”

   “有了章冉,她们自然能相互沟通。”

   “用钥匙?”

   “章冉进来,给骆宜嘉开禁闭室,骆宜嘉就能和吕蕾对话了。我那时特别的怕章冉开了我禁闭室的门让骆宜嘉吕蕾杀了我。”

   我忙问:“对,吕蕾既然都要死了,为何不杀了垫背?”

   “我那时在禁闭室听到她们的对话,是章冉不敢让骆宜嘉这么做,她本来就没有资格管禁闭室,也没有禁闭钥匙的。她拿禁闭室钥匙还要问其他管教拿。如果吕蕾杀了我,追究起来,就一定知道是她拿着禁闭室钥匙开的禁闭室的门让吕蕾杀了我,权衡之下,她觉得我就算去告她们,没证据的也拿她们没办法,还不如先留着,等有了好机会再动手。”

   “吕蕾呢?为什么吕蕾要死?”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