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草莓免费线看线看久

0586_a2044

Home  >>  未分类  >>  0586_a2044

20

2月

0586_a2044

Comments off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被子丝滑,她的手很轻易地就碰到了库斯的皮肤,赵萌萌的手僵硬得更是厉害。

   她的脑袋炸成一锅浆糊,心道库斯看着糙,腿上的皮肤倒是挺光滑。

   “小姐,在犹豫什么?到底上不上药?”裴辰阳吸了口气,在她小手的触碰下,浑身僵硬。

   这个过程,突然变得煎熬和折磨起来。

   赵萌萌猛地瞪过去,“再催我,小心我直接将这里弄断!”

   若非他再三逼迫,她也不至于被逼成这样!

   这会儿,赵萌萌浑身都是火气,他那句话,无疑是火烧浇油!

   裴辰阳俊脸一阵僵硬,“随!”

   将眼神错开,两只同样躲在被窝里的手,却忍不住紧紧握成拳!

   赵萌萌的手一点点探入,从腿部的皮肤越过,一直往里。

   最后,才到了他的那里。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这个过程,不只是对裴辰阳,对赵萌萌来说,更是一种煎熬。

   她不敢相信,自己在清醒的时候,竟然摸了一个男人的那里。

   想想,就觉得身心不能接受!

   赵萌萌回过神,打起精神来。

   她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就当例行公事一样,将这件事做完!

   想到这里,赵萌萌的目光撇开,专注地看着对面的窗帘。

   被子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彻底将自己当成了机器人,没有任何意识的那种,对着他那地方,一阵乱涂。

   尽管如此,裴辰阳心里的战力和悸动,依旧无法控制。

   他以为刚才那个痛苦的过程,对他的弟弟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可是却没有想到,预想中的情况没有出现,反而在赵萌萌给她涂药的时候,那里慢慢站立起来。

   手下硬邦邦的,赵萌萌的动作挺住,咬牙切齿地瞪向他。

   “这是干什么?不是说残废了吗?”她也不再继续了,直接将手缩了回来。

   裴辰阳吸了口气,脸上却是无辜的表情。

   “我也以为废了,只是看样子,没有全废。”

   “闭嘴!”赵萌萌从椅子上跳起来。

   “为什么闭嘴?我的话还没说完,我还没有感谢小姐,手下留情,否则……”

   “再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出去!”赵萌萌抄起枕头,朝着裴辰阳的脸狠狠扔了过去。

   这个举动,成功地让裴辰阳闭嘴了。

   “好,我不胡说八道了,但是小姐既然上药了,不能只上到一半吧?”

   “还想奴役我?做梦,休想!”赵萌萌一把扔开那个药膏。

   现在她打死也不会再动了!

   若是可以,她倒是想给库斯这个混蛋一巴掌,权当是刚才他占自己便宜的下场。

   只是想了想,赵萌萌终究不敢!

   她不是他的对手,可能现在一巴掌打过去,后面又发生什么她无法控制的事情,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小姐何必……”

   “给一分钟的时间,给我起来,滚回去!”

   眼见着已经十二点了,赵萌萌心烦意乱。

   今天晚上折腾到这么晚,美容觉是泡汤了。

   “我涂好药了,自然会将裤子穿回去,只是今晚,我要在这里睡!”裴辰阳理直气壮地提出。

   “库斯,别太过分!”赵萌萌瞪直了眼,差点气得晕倒。

   “仅此一次,小姐若是不答应的话,我就不起来了,看着办吧。”

   赵萌萌差点栽倒,“不要脸!”

   闻言,裴辰阳的表情多了一丝笑意,“我刚才都这么要小姐帮忙了,可见就没把脸当成一回事。”

   所以,我不是君子,赵萌萌不要误会!

   原本以为自己的弟弟真的会出什么意外。

   可是在赵萌萌碰了自己之后,他会议明显的反应,裴辰阳就不担心了。

   嗯,还有意外的收获,心情顿时大好!

   “好,不走是吧?那我走!”赵萌萌被逼得急了,坚决不愿意跟这种危险分子共处一室!

   她今天才发现,这个保镖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性格。

   跟这种无赖计较,最火重伤的只可能是自己!

   赵萌萌转身就走。

   “小姐要去哪里?”

   裴辰阳见她动作那么大,从床上坐起来。

   “嘭”的一下剧烈关门的声音,便是赵萌萌对他的最好的回答。

   旁边还有客房,她可以将就一个晚上。

   赵萌萌气急败坏,进到客房里,直接将门关上反锁。

   免得那个贼子又跑进来。

   明天,她一定叫阿姨将自己的床单被套被子全都扔了!

   翌日,赵萌萌顶这两只熊猫眼起床。

   开门的时候,她贼兮兮地看着对面的房间,生怕库斯跟她同事窜出来。

   等了片刻,那边却没有任何反应。

   赵萌萌走过去,将门拧开。

   发觉房间里早就人去楼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佣人上楼打扫卫生,跟赵萌萌打招呼:“小姐,起床了?”

   “额。”赵萌萌应了一句,心里轻松起来。

   管库斯干什么?他已经识趣地走了!

   “晴姐,等会儿把我的被子床单被罩全都拿去扔了。”

   “哎,为什么?”晴姐不明其意,小姐的被套那些可是入冬的时候才换了新的。

   “不喜欢,全都扔掉!”赵萌萌咬牙切齿地表示!

   自家小姐说一不二的性格,晴姐是知道的,只好将赵萌萌的床单被罩全都收了起来,装进袋子里。

   下楼,晴姐提着一整套的床单被罩,还有些心疼。

   裴辰阳正从外面迎面走来,晴姐提着透明袋子里面说的被罩顿时撞入他的眼帘。

   裴辰阳的脚步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恼意。

   他自然是认出来了,这是赵萌萌的被罩!

   所以,这是让晴姐将它扔了?

   “哎,库斯,不是昨晚值班吗?起来的这么早?”晴姐跟裴辰阳打招呼。

   事实上,除开赵家的另外几个保镖之外,裴辰阳跟赵家其他人的关系处得都很好。

   晴姐也不例外,很欣赏这个做事兢兢业业的外国小伙子。

   “嗯,晴姐这是?”裴辰阳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情节提着的袋子。

   “哎,小姐说被子不要了,让我拿去扔了。只是这辈子才盖两个月,还好得很,想着扔了可惜。”

   裴辰阳的脸色更黑了,赵萌萌这是嫌弃他呢?

   “需要我帮忙吗?我一会儿就出去!”裴辰阳眸光一闪,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