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草莓免费线看线看久

1420_a2045

Home  >>  未分类  >>  1420_a2045

20

2月

1420_a2045

Comments off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又留下来陪了司徒月和小印一会儿,这才出门去了边南,距离上次回来,又过去了大半年,不知边南那边发展成了什么样子。

车子还没驶入边南,就看到新建起的高楼,依稀记得上次回来的时候,那时候楼盘才刚刚开建,现在不得不说,城市的发展瞬息万变,有可能只是一次远行,再回来的时候家乡就变了样子。

中心的大商场也建起来了,这下那些想逛百货的人,就不用大老远往市区里奔了。

其实我有种预感,边南未来的很可能会超过市区,因为它占据着水、陆基本要道,只需要时间的积淀即可。

幸运的是,酒吧街还是老样子,如果拆了的话,我回来还得打电话让疯子和胖子来接,那想想多尴尬。

伯爵酒吧换了牌匾,整得还挺新颖。

“什么时候请的男礼仪?”

我见门口有个人站姿标准,不禁露出几分疑惑,现在男人都来抢礼仪小姐的饭碗了吗?

“好先生,欢迎光临。”

进门时,这男的鞠了一躬,但讲话时却让我震撼,因为,这特么是胖子的声音。

我脚步顿住,回头看了那礼仪一眼:“胖子!”

萝莉美女点点樱唇公园唯美写真套图

“Surprise不?”胖子大笑着说道。

“连鸟语都会说了。”

我震惊地打量胖子,他现在完完全全变了个人似的,甩掉了那一身肥膘,也是英俊小伙儿一枚。

胖子在我面前转一圈:“从103公斤到80公斤的蜕变,如何?”

“特么咋坚持下来的?”白晶晶跟我提过,说胖子一直在减肥,我还以为他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结果这货还真减了下来。

“别提了,天天有人催促,不减都不能睡觉。”胖子附在我耳边说,他是实在没办法,韩诗雅就给他两个选项,一个是减肥,一个就是报销。

“可以哦。”我拍拍胖子的肩膀,“们咋知道我要过来?”

“白小姐说们昨晚到的,我们就合计,今天咋周都会来一趟。”

“快进去吧,特么的我还当现在兴男礼仪呢。”

我和胖子并肩走进去,伯爵酒吧的生意不错,整个酒吧都坐满了人,胖子把我带到他们准备好的包厢,里面的桌子围满了人,火狼、许晴、疯子、徐燕、韩诗雅等等都在。

胖子一进去就大呼:“看看这是谁。”

疯子和火狼齐齐起身,朝门口跑来。

就在这时,包厢里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不认识。”

众人齐齐望向韩诗雅,徐燕和许晴坐过去,搂着说:“诗雅,这是干嘛,大家难得再相聚,可不要搅局。”

胖子也过去安抚韩诗雅,附在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韩诗雅便别过头不再言语。

我看了看疯子和火狼,问:“们办酒席了吗?”

“要是办了不请,会不会杀人?”

“杀人不会,但我会砸场子。”

众人哈哈大笑,疯子拉开门对外面喊了句:“上酒。”

不时,有几个服务生搬进十箱酒,共一百二十瓶,看的我心里有点哆嗦。

因为汤贝贝几女,我已经尝试着跟酒脱离关系了,而且一直忙,也没工夫去拼酒,突然看到这么大一堆,心下还真是有点胆怯。

“们不会是有什么预谋吧?”我扫了扫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韩诗雅。

“太拿自己当回事了。”韩诗雅不冷不热地说。

“有点完啊。”胖子冲韩诗雅喊了一句,相当有男子气概了。

韩诗雅瞥了胖子一眼:“可以拿个喇叭来!”

胖子又附在韩诗雅耳边说了几句,不知用的什么鬼招数,但总算让韩诗雅安静下来。

噼里啪啦地开酒声,一瓶瓶啤酒被放到桌子上,韩诗雅是第一个喝的,拿起来就咕噜了大半瓶,看的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错了。

不一会儿她又站起来,揣一瓶酒走到我位置旁:“敢干吗?”

这女人气势汹汹的,我还以为她要砸我呢,原来是要喝酒,“有什么不敢的。”说着,我学着她刚刚的模样干了一瓶。

徐燕的酒量自然不差,让我意外的是许晴,喝起酒来也是咕噜咕噜的,我就问他们:“晶晶在这的时候,们不会也教她喝酒了吧。”

徐燕说:“是她自己找我们练的。”

“……”

a更}@新☆!最快上7:☆

一杯杯酒下肚,我问他们边南如今是什么形势,疯子兴致勃勃地说:“现在的政策严了,而且边南也已饱和,除非是外面往里打,否则基本不会有摩擦,能从外面打进来的,也只有于天全一个人,我和他商量过,答应免费帮他的货走码头,他也承诺,绝不会打边南的主意。”

徐燕说:“阳哥,根本不知道码头的利益多大,那绝对不比搞白粉差。”

“现在还搞白粉?”我听着皱了皱眉头,初期起步难,迫不得已利用白粉,现在已经稳定成型,再做这个难得人心。

“没有,我只是打个比方,自从码头稳定收益后,就没碰过毒了。”

火狼说:“但就是有一点,码头有金三角那边的人,他们运的货,大都是白粉。”

“没人来查吗?”

“有人查,但混过去的还是不少。”

我低头琢磨片刻,说:“咱们可以暗中配合,盯着码头的一举一动,然后再汇报给警局,让他们带人来抓。”

韩诗雅说:“眼线早就安排好了,但这些人实在狡猾,每次都能抢在警察之前转移。”

“那就是警局内部有眼线了,不想办法查出来,根本别想搜到货,而且,他们肯定会在码头置一隐秘仓库用来囤货。”

“那该怎么办?”

“将计就计,把眼线逼出来拔掉,再找出隐秘仓库,这样问题就全部解决了。”我大致说了下自己的想法,其实想找出眼线,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算容易,就看那眼线心理承受力了。

韩诗雅听得认真,也决定回去建议一番,但能不能行之有效,就看计划的执行力度了。